全部
  • 默认栏目
  • (1330)

“鸡汤通货膨胀”的时代都靠盲目丧性硬挺生活

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心灵鸡汤,或多或少都在品尝着,回味着。满世界都喊忙,都喊穷,但依旧停不下追剧的热心,打不断对生活极致的追求。当然,鸡汤喝多,自然就会消化不良。动不动就捧出热剧,稍不慎就托出网红,一不留神大妈就被沦陷,更有甚者天天掏出理想的狼心狗肺晒大街,频率之高,角度之坚,就如十岁小儿果断甩鸡鸡的样子一样可爱,你说这样的生活“丧不丧”?是的,丧尽天良也要表现出对生活的极致温柔。生活之中早已成猪...

  • 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07.28 22:11

粗鄙时代的伴郎是个“大杀器”

社交媒体上,“22岁伴娘坠楼身亡”的消息TOP1了,婚礼瞬间成葬礼,这大概算是悲剧中的极致了。事件的有用信息增量并不多,主流媒体和大众声音基本都是在生产情绪流,将矛头直指“闹婚”。因为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闹婚这种习俗已经快被“污名化”。只要是在婚礼上发生的不快,往往都会直指“闹婚”。可想而之,闹婚在这个时代里,早已不被待见。物欲太盛的时代,道德的底线就容易模糊。譬如,闹婚这种古老习俗,早已经被破坏的面目全非,留...

  • 9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06.15 18:47

“大码模特”的逆袭:人性渴求超越多元审美

逆向时代,往往人性需要被挖掘,才能展现出本来面目。过去,胖子只有减肥,才会被世俗的“尺码”尊重。可是,在市场驱动下的时代里,消费也能反过来引导“尺码”。不管是耐克,还是彪马,在推出大尺码的系列时,竟然很受欢迎。表面上来看,这是对胖子的尊重,更深次的因素,这是社会发展阶段的一种渴求需要。胖子剧增的时代,瘦弱即便很美,也越来越成为一种仰望的标本。很多人可以凭借自己控制,成为瘦中之冠。可是绝大多数胖子,很难...

  • 2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06.01 10:38

“无性别公厕”的尴尬是歇斯底里的产物

公厕里的文明向来被津津乐道。但是,首先需要有公厕才行。否则,都是纸上谈兵,没什么卵用。在这个世纪初,国内的公厕很是紧缺,在荒地里放野枪,在墙根下比射程,俨然成为一种风景线。到后来,有人搞起收费厕所,能稍微缓解一些。但是,对于贫乏的时代,花几毛钱去上厕所,多数人着实舍不得,很多时候宁愿被贴上“不文明”的标签,也不愿意破财保身。还好,社会总是向前发展,公厕慢慢多起来,从旱厕变成水厕,从大都市逐渐普及小城...

  • 7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05.31 10:47

代沟深深的时代靠“遗产制裁”敲打子女很傻很天真

快节奏的时代,父母与子女的代沟难以避免。生活经历的不同,所学知识的变化,自然三观上会出现差异。这些现实的困境,更多时候靠得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相理解,而是依托于两代人对于彼此观念的尊重。做到这些其实并不容易,生活里的尊重不只体现在观念上,很多交往细节和社会固有的文化,对于彼此的干扰也很多,甚至父母对子女的期待,子女对父母的依赖,如果难以形成良性互动,自然就成为车祸现场。有媒体报道,《儿子不争气,杭州...

  • 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05.30 14:17

离公共厕纸的“用量文明”需要等一代人死绝

厕纸并不陌生,人人都在使用。但是“公共厕纸”却是一种新鲜的物品,算是文明社会里的一种公共福利。只是,当社会文明达不到既定的程度时,再好的“福利”最后也会成为一小撮人的便宜。但这种便宜并不会长久,一旦超出公共承载能力,将永久失去。北京算是国内文明顶级水平的象征,不管是从政治正确去看,还是实际情况去衡量,都没什么问题。然而,这依旧难以避免“公共厕纸”被诛杀的命运。即便,很多公共场所,安装上人脸识别厕纸机,但...

  • 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05.29 13:35

有个“名牌母校”就能突围滑落者的命运?

这几天,中国人民大学94级学生伍继红的遭遇在社交媒体上形成气候。想想,在那个年代,小地方的学生能考上中国人民大学,算是“天之娇子”。只可惜,在就业选择不宽泛的时代,公考如果不能突围,也就只能回乡谋生。毕竟,普通人家的孩子,除却人是资本,别的毫无支撑。这些客观的阶层枷锁和时代气氛,所能成就的只有贫穷。这也就很容易理解。五个孩子的母亲,破败的土坯房是怎样的一种遭遇。还好,伍继红是幸运的,在这个社交媒体繁荣...

  • 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05.28 14:42

“喜欢谁就摸谁”,你咋不上天?

北京的地铁,算是比较文明的地铁。但是,依旧免不了一些狂妄之徒和矫情贱人。有辱骂“外来人”的阿三,也有乱摸“妹子”的光头强。可惜,他们忘记身在北京,任何不堪都可能成为焦点。北漂们对生活本来充满焦灼,但是有关基本尊严的问题,向来都很敏感,难留北京也就认命,总不能让底层的瘪三也尿到头上,这绝对是不容许的事情。有媒体报道,《北京地铁又现咸猪手,被抓后嚣张回应:喜欢谁就摸谁》,从视屏里的氛围上来看,又是群众捉贼...

  • 1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05.27 10:54

“感恩教育”并非集体哭腔,营销鸡汤为何总喜欢刻奇?

教育的终极目的是完善,让孩子从小明白正常人该怎么生活,怎么与自己和解,与世界和解,与天地和解。当然,和解并非是妥协,是自己明白怎么和周遭相处的一种境界,自己舒服,周遭也舒服。只可惜,现行的生活中,很多教育早已偏离本质。教育者充满铜臭味,被教育者一身功利心。传统美德本应该是由内而外的一种结果,但在现行的各种培训讲座里,却成为由外而内的怪相。表面的秀场越多,越让人感到骨子里缺乏滋养。越来越不怎么读书的...

  • 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05.26 12:10

我们为何都愤怒“樊胜美式父母”?

《欢乐颂》并没有细看,但是樊胜美的父母,却让人又恨又爱,恨其迂腐,爱其真切。为了儿子好过,却将女儿无底线的搜刮。讲真,这样的事情在电视剧里被表达出来,可谓人人愤怒。然而,当真在生活中遇到。似乎,却不便插手,难以评说。毕竟,这是家事,旁人无从过问。不过,当类似的事情,被媒体公诸于众时,却总能掀起一阵情绪反击潮。这就很容易理解,为何如《女子被父母阻止结婚,逼她出10万给弟弟买婚房》,能很快登上社交热榜。...

  • 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05.24 10: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