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公共厕纸的“用量文明”需要等一代人死绝
2017-05-29 13:35:5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
厕纸并不陌生,人人都在使用。但是“公共厕纸”却是一种新鲜的物品,算是文明社会里的一种公共福利。只是,当社会文明达不到既定的程度时,再好的“福利”最后也会成为一小撮人的便宜。但这种便宜并不会长久,一旦超出公共承载能力,将永久失去。


北京算是国内文明顶级水平的象征,不管是从政治正确去看,还是实际情况去衡量,都没什么问题。然而,这依旧难以避免“公共厕纸”被诛杀的命运。即便,很多公共场所,安装上人脸识别厕纸机,但是仍然有人过量取走。这种情况下,很多公共场所也只能无奈的留下烘干机,不再提供厕纸。于众人而言,这也算是一种福利损失,但又能怪谁?


一张毫不起眼的厕纸,如果在急需的时候没有,着实让如厕者很尴尬,甚至会难堪。但是,总有一些人只顾自己的一点私利,破坏良好的秩序。媒体上的报道比较含蓄一些,只定性为“浪费”。但这其中有一部分人,是在把公共的厕纸往家里弄,用作自己的日常,显然就不只是浪费的问题,更多反映出的是一种“高级赖”。


多年前就有人鼓吹,实行公共厕纸的愿景。这么多年过去,连北京都还难以推行,就更别说其它地域。这显然不是少数人的硬伤,不然怎么会有这种尴尬的存在。这世间屁股大同小异,功能基本一样,只是长屁股的人却高下不同。


从公共舆论上来看,很多时候直指那些大爷大妈,不管是报道的配图,还是社交的指向,基本上都一个论调:“那一代人余孽罪魁祸首”。甚至很多人觉得,要想迎来公共厕纸的全面应用,拿代人不死,终将是最大的阻力。


前一段时间,看一个视频里,一个老头儿在高铁上吃零食,残渣散落一地。一旁的保洁阿姨好心过去收拾,却引发老头儿暴跳如雷的撒泼,将零食全部散落整个车厢的地上,保洁阿姨无奈只能摇头溜之大吉。有时候想想,上个世纪的那一代人,骨子里着实有病儿,一边苛求公共服务的到来,一遍又希望自己能践踏其中的好处。只要能占到便宜和上风,六亲不认也是常有的事情。


在那个赤贫的时代,即便大的意识中强调公有,但是多数人的饥饿记忆里,都充满占有逻辑。只要可以不花钱就能得到的东西,就要费尽心机去弄。有时候想想,公园里的花草要是能搬到家里,也可能早就被抢空。


很多时候,不怪大众舆论给大妈大爷贴标签,不敢说他们都骨子里有问题,但是有问题的人真是不少。甚至他们骨子里形成的不堪欲念也在传递给下一代。他们没文化胆小怕事,可是他们的下一代稍微有点文化,就成为社会的刁民,更是让人头疼。


社会的文明,绝非改造就能变化,很多时候只能让时间去实现。那一代人不死绝,核心原罪就不会消散。舆论上虽然总是很乐观,但是不代表那一代人就能收敛,他们的骨子里已经癌化,你要去解救他们,只能伤害更多讲文明的人们。


所以,与其去改变,不如让时间去消灭他们。对待坏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以逸待劳,否则一切行动,都将成为一种徒劳。厕纸的文明迟早会到来,这个不用悲观,但用量的文明却需要等那一代人死绝才能成为显学。


原创文章,谢绝无署名转载,首发微信公众号:qingnianxuejia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